1. <code id="16wfl"></code>

      <code id="16wfl"></code>
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1. 首頁 生活頻道 旅游

          秋風沉醉的古堡

          2020-04-02 15:46 來源:閩東日報

          p1_b

          玉塘古堡民居 白榮敏 攝

          p2_b

          玉塘古堡東門 白榮敏 攝

          有人說,一座古堡就是一本厚重的書。

          這本厚重的古書,把曾經的風雨煙云不動聲色地嵌入字里行間,在臨風開卷的時候,讓身處其間的人們渾然置身在歷史的瞬間,從時間的褶皺里品讀滄桑和必然。我喜歡收藏古舊書籍,也喜歡去古城古堡穿越和行走。

          擇一秋風送爽的時節,去探訪位于福鼎市郊的玉塘城堡。站在古堡外,望著高高的城墻,在現實與古樸的時光中交錯,讓人不禁陡生神秘與敬畏。而城墻上磚石被風雨侵蝕得坑坑洼洼,見證著古堡歲月的滄桑。朝霞傾泄在古城墻上,同時也灑落在古堡的東門上。古老的房屋和巍峨的城樓交相輝映,似乎在訴說著這座城堡昔日的繁華。

          “城郭溝池以為固。”(《禮》)冷兵器時代的城和堡對保一方平安起著巨大的作用。清嘉慶版《福鼎縣志》載:“縣城,屬營中地。舊未有城,明嘉靖三十八年(1559年),鄉人筑石堡以備倭。”第二年,縣城桐山堡的南邊也建起了一個堡,原名“塘底堡”也就是現在的“玉塘古堡”。桐山堡今已不存,代以福鼎市區,要找尋一丁點的舊跡也很困難,而與之咫尺的玉塘古堡還保存較為完好。它們就如一對曾經的患難兄弟,后來卻走上了不同的道路,一位變革,一位固守,一位歷經世間繁華,一位黯然百年孤獨。

          步入東門,沿著爬滿藤蔓、蕓草萋萋的簡易石條臺階爬上城墻,憑欄遠眺,頓覺心曠神怡,豁然開朗,四百年前的玉塘就是一塊寶地。山隨溪水向東,到這里遇到了海,地勢趨于平闊。西北枕連綿蒼翠群山,東南看寬闊蒼茫大海,一塊小平原浮在山海之間。這里土地肥沃,海涂遼闊,魚米豐足,這里的秋最醉人,因為秋天是收獲的季節。后來“玉塘秋色”成為著名的“桐城八景”之一。正如清乾隆二十四年(1759年)福寧知府李拔《登玉塘城堡》詩云:“塘映山光衛斗城,秋來秀色可怡青。無邊木葉垂垂舞,不盡蟬聲嚦嚦鳴。夾道稠桑留蔭遠,沿崖曲水瀉塵清。閑情更上湖堤望,百金田疇喜埠盈。”

          玉塘古堡自明嘉靖三十九年(1560年)為抗倭而筑以來,基本保持了原有格局。城墻全系石構,北依山、南面海,城周長1600余米,原設有東、西、南、北4門,因北門險峻,筑城時已封閉。現有東、西、南三門,西、南城門為拱形,高3.5米,寬3.1米,厚2.6米;東門為方形,高3米,寬1.7米,厚1.7米。北面環山城墻高6米余,墻厚3米余。“下自平原之麓川連高巔”“外以束海門之襟喉,內以萃境中之淑氣,負山崖而阻江潮。當其天涼風急,洶涌澎湃作我濠塹,蓋屹然一保障。”城堡外有七個土墩,曰七星墩,是當年抗倭的軍事要地,今只存棋盤墩,當年愛國將領戚繼光曾駐兵于此。

          行走在厚重的城墻上,我感覺腳下的青石承擔了太多太多,那些看似孤寂落寞的炮眼,似乎在急切地向你證明著過去的光榮和頑強。爬滿青苔的鵝卵石古道在樹叢間蜿蜒穿梭,癡癡地向遠方伸展著,垛口上那些碧綠的繁復纏綿的藤蔓多少也讓人感受到堅韌和希望。

          不遠處,是一座矗立在山石上的城樓,這是按照舊城樓的形制新建的,有三層樓高,歇山式的斗拱飛檐,碧綠的琉璃瓦,絳黃的琉璃寶頂,使整個城樓在沉穩中平添了幾分俏麗。城樓的邊上是一棵有數百年樹齡的樟榕合抱,遮天蔽日、郁郁蔥蔥。粗壯的樹干,三個成人圍著也抱不攏。樹下有一“義冢”,據說是1656年秋,鄉民與倭寇的一次決戰中,因寡不敵眾而戰敗,遍地橫尸,收拾后一并入葬于此。為紀念這些犧牲者,至今每年清明節鄉民都會以雞毛血祭奠。

          城墻邊一叢叢的菊花開得正燦爛,幽幽的清香沁人肺腑。搖曳在秋風中的菊花,成了秋日古堡的笑容,更成了秋日古堡的色彩。從城墻上下來,沿著古堡內一條鵝卵石鋪成的小路前行,兩旁是明清時期的古民居。走在這些古民居中,你時常會有一種穿梭在漫長時光隧道里的感覺,一些被記憶剪碎的舊事,在一種古舊氣息包繞的氛圍里,讓情緒陷入到一種難以言說的感覺而不能自拔。正午的陽光灑在布滿滄桑的屋脊和封火墻上,一些斑駁的陰影忽明忽暗地映在我身上。我瞇著眼睛,慵懶地行走,用旁觀者的眼光打量著周遭的一切,在思緒中臆想著這里曾經發生的故事。

          古堡里有七條古巷道,每一條都是有記憶的巷道,它收藏著古堡的歷史,有些是敞開的,有些是隱秘的。發生過的事情,總有影跡保存在某個角落,遍尋或可找出未曾湮泯的痕,終不為歲月的微塵所掩。巷口的話語聲、笑樂聲可減去幾分巷間的寂寞,就像荷塘里拽下一粒石子,激起幾圈波漣式的,古堡的價值被這尋常動靜證實著,且使巷邊的村民獲得精神的滿足。游客從眼前走過,年老的女人會瞟一下,又把舊衣服往懷里攏攏,走幾下針線。幾個年輕的女子,在渠邊手持洗衣捶,捶打著衣物,延續著古老的洗衣方式。拄著拐棍從外面回家的老漢,則會在家門口擺上竹凳,一坐,在檐下講出不少外面聽不到的趣事。談古之詞,娓娓可聽,里面也有活潑潑的人生!活到他們這個歲數,能藏在心底的,只有往事了。

          轉出巷口,迎面是一座有著高高青石臺階的古宅,盡顯氣派。大門朝街,門上是青磚雕刻的飛檐,通過工匠們巧妙的組合,動物、花卉、藤蔓不僅活靈活現,且形意俱佳,門樓上的題字被石灰涂抹過,已無法看清。大門內是二門,繞過二門是一個由鵝卵石拼花的諾大天井,沿著廊廡是一個個廂房,正中的廳堂氣宇軒昂。古宅內那些精美的雕梁畫棟、雀替、石窗、木花窗,不僅雕工精美,刀法明快,還融人物、山水、花鳥、故事為一體,意趣動人,寓意深刻,散發著濃郁的古文化幽香和獨特的鄉土氣息。

          穿梭在古堡的古民居建筑群中,雕梁畫棟的殘片停留在歲月深處,布滿包漿的拙樸和凝重,滿覆時光的履痕。每幅窗雕都在向我們訴說一個感人的故事,每一道刻痕都向我們展示著古代工匠的智慧和靈巧。

          在小巷的折角處,隱藏著一口古井,古堡里原有七口井,現在僅存一口。環狀的井圈是用整塊巨石雕鑿而成的,井沿邊緣已被磨蝕得顯出不規則的鋸齒狀,留下深淺不一的繩索印跡,記錄著悠悠歲月里,多少代人使用的物證。青磚壘成的井壁,磚縫里長出了青苔和花草,淺淺的井水里飄浮著枯葉,不知道井水是否還可飲用。井沿旁卵石鋪就的小路,被來往擔水的人厚實的腳板磨得幽幽地發亮,靜靜地沉淀出一種滄桑的質感。

          秋的日光從枝葉間灑落下來,林子里有斑駁的日影,伴隨著烏雀的清音,古堡里顯得靜謐而穩重。在農村,人們最為親切的永遠是腳下裸呈的土地。如今,許多人背井離鄉,拋棄土地,在外面的世界尋求更好的發展。對旁觀者來說,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生活道路的權利,無可厚非,而這也僅僅是時代變遷中的一種過程,凸顯文明和現代的劇烈碰撞。然而,這古堡、古宅烙著先人的影像,每當倭寇入侵,城堡里的居民就用青石板拴上鐵鏈放在鵝卵石鋪就的巷道里拖曳,發出震耳欲聾的響聲,這響聲如同千軍萬馬的咆哮,傳出百里之遠,讓入侵者聞風而逃。這聲響入了心,千百年回響。

          一座古堡,總是背負著太多的往事。歷史深處吹來的風,還染著宣紙上暈開的淡淡黑色。從城門出來,突然,我覺得就像穿過了時空隧道一樣,從古代突然就變成了現代。玉塘古堡,雖表面破落,卻內涵豐富,它的文化內涵也并非一朝一夕所能領悟通透。它的氣質從每一塊墻石上溢出,從每一條巷道流出,從每一扇舊窗淌出,從每一道雕紋滲出,從每一位從古堡里走出的人嘴里吟出……

          歷史在這里濃縮,認知和延續我們的歷史與文化,由此散發出的底蘊才最為醇厚。當目光碰觸玉塘古堡,心瞬間變得開闊、寧靜、舒適,聽任歲月悠悠,芳草斜陽。

          責任編輯:湯少貴

          返回首頁
    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  寧德網簡介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 加入我們

          寧德網 版權所有,未經寧德網書面特別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

         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3512014001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:1309374

          廣告聯系:0593-2831322 職業道德監督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新聞熱線:0593-2876799

          寧德市新媒體網絡傳媒有限公司 地址:寧德市蕉城區蕉城北路15號閩東日報社三樓

          閩ICP備09016467號-17 網絡舉報監督專區

          荣兴娱乐app手机版